News

再来人  |   活动资讯  |   资讯中心  |   留学品牌  |   正文

再来人创始人谌烜沙:用 Uber 模式颠覆教育 | 了不起的创变者

2 Dec 2019 · 再来人

To become the best, learn from the best.

640 (11).png

  在某个领域成为winner的人,换一个场景和领域,仍然可以非常突出。
  01、解决问题

  几乎每一位创业者都能说出他们踏上征程前的“临门一脚”,谌烜沙的这一脚发生在2013年的夏天。

  当时他27岁,在伦敦摩根大通工作,他邀请牛津大学的一群老同学到自己的祖国旅行。他们原本的计划就是通常意义上的旅行——爬长城、逛故宫、游山玩水,但第一天晚上与朋友们、朋友的朋友们的聚会改变了他的主意。后来的两周时间里,他们在北京、上海、香港开启了一趟“商务旅行”。活动内容从看风景变成了与各种各样的人聊天。两周总共聊了七八十个人,有官员,有科研人员,有创业者,“什么样的人都有。”

  他想带着老同学们了解当下中国的“大环境”。他出生于中国,但从三岁起就随父母辗转于世界各地,直至中学时全家在加拿大定居。从小的无根感强化了他对祖国的身份认同,他一直想着有一天回到中国。这趟临时起意的“商务旅行”收获满满,他第一次对中国有了相对系统的、深入的直接了解,也看到了中国教育市场的巨大机会。他意识到,回国的时机到了。他决定到北京创业。

  这是一个既突然又不突然的决定。按照谌烜沙的职业规划,他本打算接下来先跳槽到一家对冲基金公司,七到十年后再创办一家自己的对冲基金公司。这次旅行让他完全改变了主意。他发现,自己真正感兴趣的是创业本身,所以不必局限于金融行业。创业的念头是当他还是高中生的时候就有的打算。也许是受科学家父母的影响,他很早就意识到一点:这个世界的很多事情都可以归为一类,即解决问题。创业也是如此。虽然当时作为一个高中生,他还不清楚到底有哪些问题在等着自己去解决,但他清楚一点,只要有问题,他肯定可以解决,他有这份自信。

  回到伦敦之后,谌烜沙继续以投行精英的身份过着忙碌的生活,同时在琢磨自己要去通过创业解决的“问题”。生活中他经常有一个感慨:如果此刻的自己出现在五年前的自己面前,“给他一些指点,让他避开很多的坑,少走很多的弯路,这该有多好。”这时他想到的是,可以帮助像曾经的他一样的年轻人们找到过来人,由这些过来人指导他们。这些过来人就相当于他们五年后的自己。他一直对教育“非常感兴趣”,读书时做义工,从幼儿园到高中的学生他都教过,他当时就发现教育是让他“非常能够得到成就感的一件事情”。

  具体地说,他给自己找到的创业方向是:进入教育领域,从留学业务切入。给公司起名字的时候,他颇费了一番心思:要能代表公司的追求、要特别,要有“学术的底蕴”。最后定下的“再来人Valeon”,光后面的英文就花了他半年的时间。它们的含义是这样的:“再来人”出自上古佛经,指的是经过试炼,有一定功德并再度轮回重临世间的人;“Val-/Vale-/Valeo-”出自拉丁文,意思是胜出、我可以;“-eon”出自希腊文,是跨越两个时代的、最长的地质学时间单位。合在一起,谌烜沙想表达的是:他要做的是这样一家公司:导师们在实现自身追求之后,“携经历中的关键点”,回来帮助另一个“时代”的学员“渡过难关,达成所愿”。

640.png

  02、Uber模式

  2014年春节后,谌烜沙辞去了摩根大通的工作。几个月后,他在北京五道口的一户商住两用的三居室里成为了一位创业者。最初的员工是两个,一个是他自己,另一个是联合创始人Vits Voronkov,谌烜沙牛津大学的同学。主卧用来办公,两位老板兼员工,一人住一间次卧。现在作为一家已经拥有近300人的公司的CEO,谌烜沙现在有时会怀念那段时光,他怀念当时的工作效率。“每天早上一出卧室,可能打个招呼,一左转,这就进入工作状态了。”“几乎是24小时的战斗状态。”

  这样的草创状态持续了一年的时间。谌烜沙想的是“先确定这件事情靠谱,然后再去拿别人的钱”,因此第一年的主要工作就是用自己的钱“跑产品”。一年后,“出了结果”,再来人接受了天使轮融资,公司也搬进了北大创业孵化器,第一次有了正式的办公室。如果说五道口时期是序章的话,这时故事真正开始了。

  对创业公司来说,办公室是公司发展最直接的见证。五年时间,再来人搬了五次家,办公室一次比一次大。现在位于中关村神州数码大厦5层的公司总部早已没了五年前的简陋,面积近1500平米,大小会议室、会客厅、午休间、茶水间、健身房一应俱全。

  “一个是想体验新的模式,另外我相信新的模式可以给学生带来更多的价值。”教研团队成员丛楠是2016年7月加入再来人的,吸引他的是再来人的导师制。他之前在传统教育机构工作,这一模式与传统机构的区别就像Uber与传统出租车公司之间的区别。

  以再来人的留学板块为例,传统留学机构的服务完全依赖于内部的全职员工,至于学员遇到的老师是经验丰富还是初出茅庐,是否专业,全靠运气。再来人则是帮助学员匹配相应领域的全球“最顶尖的人才”。目前再来人有大约1500多位分散在世界各地的兼职导师,其中70%有世界top 10院校的教育背景。他们的背景、专业各异,有的在谷歌、高盛、亚马逊这样的顶尖公司工作,有的是斯坦福、哈佛、牛津、剑桥等世界名校的学者。他们正是谌烜沙曾经期望在人生中遇到的“再来人”。

  谌烜沙想解决的核心问题是教育资源的“过于集中”。“你想想看,一线城市和二线城市、三线城市的教育资源完全没有可比性。”他给再来人设立的“使命”是:将全球最优质的教育资源产品化,让所有家庭能够享有。模式创新正是围绕这一“使命”出现的;也正因为模式的创新,使得再来人先天就带着科技公司的基因——这样的“使命”只有通过技术的手段才能实现。比如,再来人有很多传统教育机构没有的系统,实现学员、家长、海外导师与班主任“四位一体”的服务平台MSP,帮助学员科学选校的智能选校系统,帮助学员进行专业选择的职业发展智能测评系统……而且所有的核心平台都是自主研发的。

  在谌烜沙的理解里,CEO的一个核心职责就是通过做产品解决问题——只是对CEO来说,整个公司就是他的产品。这是一个完全不可“外包”的职责。他给再来人找到的一个方法是“人才产品化”,这也正是Uber模式的精髓。不同的地方在于,Uber、饿了么、滴滴是大众化的“人才产品化”,而再来人要做的是2.0版的“精英人才产品化”。除了像1.0版的“人才产品化”一样提供服务之外,2.0版的产品化还可以创造内容、研发产品、进行BD(即Business Development,商务拓展)。

  模式创新的回馈是市场数据。“现在去世界名校的学生中,4个里面有1个是我们的学员。近期会超过一半。”谌烜沙在对36氪说起这些时平静中难掩自豪。截止到目前为止,再来人已经帮助学员获得超过5000个世界名校的offer,累计帮助学员获得超过18亿元奖学金。

640 (2).png


留学问题免费答疑

提交成功

再来人福利:扫码进群,免费评估!
3